男明星饰演一部两个角色有多难?女明星鲜见,数他赤膊上阵赚演技

2020-10-12 大成影评
男明星饰演一部两个角色有多难?女明星鲜见,数他赤膊上阵赚演技

一人演两角最怕没时差,身份穿着来区分没挑战,单他全“裸”上阵

纵观国内的影视剧,能有一个人饰演两个角色的机会并不多。

到目前为止,以我的观影经验来看,还没有一位女演员有机会在一部剧中同时饰演两个互动的角色(角色之间有对手戏),是女演员的演技不够好,没有办法挑战一剧两角呢?

当然不是的,现在电视剧有男主角必有女主角,而且男女主角会有爱情戏,所以一个女演两角变成两女对一男,情感戏还怎么走下去呢,这对编剧太有挑战性,更何况主流的价值观,怎么可能让这种情感戏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内呢?

因此,这可能是一个女演员无法在一部剧里面饰演两个互动角色的原因,想演自己跟自己的对手戏就真的太难。

正常的情况之下,一个女演员可以出演有时间差的两个角色,比如5年前的孪生姐姐,5年后的孪生妹妹,

中间会有一定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差别,这当然是有别于现场对手戏。

一个演员同时两个角色,如果演员不够水平,只能导演想办法了。

正常的套路,一是通过人物身份带来穿着上的区别,二是制造反差大的人物性格进行对比。

最牛逼的一种是全靠演技,在没有身份分别、没有人物反差的情况之下,凭借比如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两只鸡蛋,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两个人,通过细微行为差异,来区分两个角色,这个挑战度更高。

1、性情格格不入

1992年成龙曾经也做一个饰演两角的电影《双龙会》,两个孪生兄弟对手戏其实少,在拍摄技巧上,采取空间上变化,来突出两个不同的角色的性格上的特点。

成龙演绎也不过两个不同性格的人,一个是活泼的形象,一个是腼腆的印象,在演技方面,其实没有太多的挑战。

曾借《何以笙箫默》红极一时的钟汉良,也曾饰演过两个孪生兄弟的角色,在《一触即发》剧中里面出现了对手戏。一个角色是从英国归来的医学博士,还有隐藏另外一个身份,中共党员;另外一个角色是国民党特工,因为父母背景,备受关注和重用。

钟汉良演绎两个角色时,是比较成功的,两个角色在性格上的区别,却让导演把两个角色在穿着上区别开来,否则看力不好的观众,可能会搞错了人。

2、身份变换

张一山似乎很厉害,一个人挑战七个人格,相当于七个人。《染个我》在观众反应上并不太好,一来可能是因为这是一部实验剧,七个人的性格完全不同的,造成上行为上的差异带的结果,二来可能是治愈剧还没有被人完全接受,因为童年的伤害真的能治愈吗?当然,剧中只有一个人可以分辨出七个不同的人格,在剧中会把爱情变成一种魔力,力量是非常巨大,有时大到谁也想不到的程度。可能爱真的可以融化一切的伤痕吧。

张一山饰演七个人,都以所在身份来出演的,

陈坤在《脱身》中也饰演过两个孪生兄弟,一个是绅士,一个是义哥;一个是学霸,一个是学渣,陈坤原本的形象就是一个斯文的人,饰演绅士和学霸,是没有问题,另一个角色是玩世不恭的学渣,喜欢挑战权威,陈坤身上的痞气不足,如果不是身份上的区别,讲义气和正直之间,在对手戏上,就很难分辨开来。

2、行为情绪化

而一人饰两角中,口碑最好还是这部剧——《白夜追凶》,潘粤明演技爆棚,观众可以不同的情绪变化,从中认出谁是大哥,谁是弟弟?

首先,在时间和空间上没有太大的差别,两个角色基本是同一时差的,只是白天晚上的区别。

其次,没有在身份上作出限制。比如陈坤演学霸时,就是穿西装格领,让观众一看就区别出来,比如张一山,都是通过穿着来区别不同的角色。但是潘粤明没有这个机会,导演没有从穿着上把两个兄弟明显地区别出来,让演员来挑战两个不同性格和习惯的兄弟,这种演技带来的挑战更令人敬佩。

再次,人物行动习惯,潘粤明就靠这一点,把两个不同角色演绎出来,对人物的性格特点理解得如此透彻,让《白夜追凶》依然成为国产网剧NO1。